慕羽殇

堪忧自己的智商

啊考试作业怎么那么多啊.........都没法更,哎。还是老老实实做条死咸鱼算了。

咳咳,好几天没更新啦,今天先来说一下目前的改动

1. 第五学园 (奇葩班)
由于发现名字太能撞了,还是改一下名字,以免和别的文手搅乱,所以

名字上——
第五学园奇葩班 改为 庄园的那些日子

内容也全部删改,为了跟其他写的文章有很大联系的对上,所以必须还是得彻底改变。要不然感觉思路会越写越乱的!目前确定的是把内容跟 囚徒(佣园)那篇对上,因为囚徒的那篇文定好是早期学园的前传具体还得跟一些文笔好的朋友,大致定个思路。

2. 囚徒(佣园)

大概还有段时间,总之囚徒的顺序在 新(“学园”)前面,大致会放在月底左右?并且目前准备删改一些剧情,来更贴近作为后文的背景。

3. 总体文顺序

1.眼泪(杰园)
2.契约(黄祭)
3.囚徒
4.庄园的那些日子

到后面,新的黑白梗,黄祭梗,牛仔园理发杰梗,以及魔系理发佛系囚徒在线锤人类,都会混梗,毕竟写的内容有点多,累哇...总之下午或者晚上会把 眼泪 发出来。

今天起,我励志继续懒下去(你怕是脑壳有包)

日常懒汉不更文,瞎几把浪水(我下次还敢)

呐呐呐,要周末啦!开学第一周末日总算熬过头了!

爆料新梗!

1 魔(?)系理发与佛(?)系在线锤(?)人类!

杰园,裘医了解一下!

2 宿伞与同行的傻屌日常

黑白了解一下!

3 契约—忠诚的信徒,深渊的霸主

黄祭!了解一下!

例外准备把之前没怎么写的梗稍微理一下思路

1 军官奈布与囚犯艾玛

(这个暂时可能得等暑假?毕竟写的会很多?估计跟七夕节一样或许少一点?暂定。)

2 眼泪—天使杰与魔女艾

(这个的话,需要把整体思路先写好,目前进度条在另一个坏掉的手机,周六去修)

3 第五学园——学园奇葩班

(如果现在按目前的思路的话,感觉还是之前的学园写的更好,现在莫名偏刀W???我的印象里这不是一部 俩大校草追校花 的感情剧场版吗!现在变成了玻璃渣粉碎场,扎心,所以准备删了重写???或许继续按现在的写?如果重写的话剧情大致确定为搞笑傻屌们的日常生活?具体意见看评论吧……?)

4 牛仔丁与理发杰

(这对,目前考虑暂放?按现在剧情走向,说不定接下来牛仔要和理发相互怼了,哈哈哈,表示心里有点小激动,舞会上的搞笑情节,我觉得可以考虑一下!但看了一眼,貌似梗有点多了?可能会等前面的都先写完在开展这个?)




周末混更,目前梗多,脑路子乱了,我感觉现在我能体会到侦探推演时,脑子里那种非常热闹的感觉……闹的可以炸了……啊啊啊啊啊那么按顺序先从—眼泪开始,其他梗的话混更混更,随缘咯!睡觉去。明天第一周渡劫最后一日,祝自己别被留下来重考周考………shirt!!!!!!

这里乔乾昔改名啦
新cn.慕羽殇
Q:1830696154
不玩微信.
不是太太.叫大大.
欢迎扩列W
点梗私聊W

人设:
千年狐妖,居住在雪原深处的枫林,守候神明留下的泉水。金色耀眼的长发,湛蓝澄澈的眼眸,一袭雪白的锦缎霜绸缎的袍服,边角点缀着粒粒如星辰般闪耀的托帕石,总是戴着一个老旧的木制的项链。
喜欢一个人坐在树藤秋千上,吹着笛子,等待下一位寻求泉水的有缘人。手中的白笛,可随心变成任何一种乐器,音色优美而沉稳的乐器,不具备伤害,却能带来各种意想不到的效果,反之音色悲伤却激烈的乐器,伤害足以一瞬间屠上万人。这是神对她的恩赐,同时给予永生的生命,代价便是永远守候在泉水的旁边,等待一位位有缘人的到来。
爱笑喜欢撩人的性格与看似冷傲的外表,往往形成了巨大的鲜明反差,这让每一位来此求泉水的人都意想不到,理想中的神不应该都是严肃冷漠的吗?怎么这货却这么能撩!还总喜欢用一副笑眯眯的眼神看着别人,是个人都会起一丝寒意!

宣传一下群W.欢迎所有爱园丁的伙伴们!
求黑粉Ky粉绕道而行……

眼泪(序文)

传说魔鬼的眼泪能带给人永生,而天使的眼泪却是毁灭生命的力量,那么人的眼泪是什么?执着,亦或是多情······

 

 

魔王里奥的女儿,也就是魔界的公主——丽莎·贝克。由于的魔女本性使得她成为了出了名的调皮捣蛋鬼,遇上她的人往往不是被恶作剧,就是莫名其妙忘记自己该干些什么?

 

今年是她的104岁生日,原本高兴的日子却不欢而散···

 

原来,族里有名的占卜师——瓦尔莱塔,预测出今年她定会有一大劫,如果渡过了,则可以成为王的继承人:如若渡劫失败了,将会生生世世变成游魂,游荡在那三界之中五行之外,无法投入那轮回之所。

 

得知女儿厄运消息的魔王,连忙去请教大祭司——菲欧娜。菲欧娜虽然作为一个人类,但她的实力足以与魔族最优秀也是最强的勇士抗衡,至于她为什么效忠于魔族,却不得而知了。据说她是前任已沉睡的魔王——哈斯塔的妻子,为了完成他的遗愿,菲欧娜决定留下来永远守在魔族的禁地里,为了保护早已尘封已久的秘密······

 

“你的女儿,丽莎公主,她需要一杯由眼泪汇聚成的水,这水得是天使与人类的眼泪混合所致。如此丽莎公主才会继承魔族大统,成为新一任的魔王。”

 

“如果,做不到,你的女儿会因情而死,你应该知道作为一个魔族,留下眼泪是什么样的后果。”

 

“是,大祭司。感谢您出手相助。否则,小女的劫难怕是回天乏术。”

 

“不必感谢我,只是我最近通过天象,发现自己还有缘未了,所以恭候有缘人多时了。”





呐呐呐,好久没更新啦!今天先把序文发出来,有空写正文W顺便庆祝一下屠夫20连胜~哈哈哈,我要走上屠皇的道路

七夕小杰园(微医园W)

日记一:

   1923年8月13日。今天是来到这个破庄园的第二个月了,该死不管怎么样都无法逃脱,或许我应该做些什么,艾米丽···我的天使,我的良药,为了你,我会努力找出逃脱的办法,那个雇佣兵或许能帮到我?

 

日记二:

   1923年8月14日。逃离?对我来说这场游戏只不过是为了找回战场上的感觉,雇佣兵的生活令人厌恶。唯一的老友,在那时候也弃我于不顾,或许我该选择原谅他?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直面危险。

 

日记三:

   1923年8月15日。哦,我的病人。她现在的情况开始让我感觉似乎已经好转了不少。对她的承诺或许我终于能实现了。不过,我需要带她离开这里,不能让她再与那些人接触了,我该找“他”帮忙吗?

 

日记四:

   1923年8月17日。今天又是一场狂欢,那个女人拜托我的事,我该做吗?毕竟今天可是个好日子~令人喜悦啊~违背规则,可不是什么好事。可,为了“他”,我该不该放了那个女孩?不,我不会再犯错!绝对······不能再让········

 

 

日记写到这儿就断开了,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到底会是什么事,让这个男人如此纠结?不,应该说是愧疚与恐惧?啧,头又开始痛起来了···或许我该坐在椅子上休息一下···

 

雨水沿着屋檐打落在破烂不堪的废墟里,我很庆幸自己还在一个看上去还比较完好的地方。这场雨可能还要很久才能停,感觉精神越来越差了···不,还没有找到真相,我绝对不能再这里倒下!适当的休息会让我的情况好转。

 

“快走!这不是你该停留的地方!”

 

等等,是什么声音!是幻觉吗?不,我想我很清醒。听起来像是一位年龄在三十多岁的男人,而且令人感觉倒像是一个罪犯在让某位女孩离开,或许,是那场游戏的监管者在追逐这两个人!

 

冷静一点,奥尔菲斯!现在,清空你的大脑,好好休息一下。

 

现在开始推演那场狂欢吧···奥尔菲斯

 

8月13日

 

“哎,你能帮我吗?斯凯尔克劳先生,我的朋友。”

 

园丁趴在稻草人的身上,她想要知道有什么办法能够离开这该死庄园,可等了许久,也不曾见过他开口

 

“看来,艾米丽说的对啊···先生你终究只是我的幻想···哎”

 

觉得希望渺茫的园丁,最后却选择了拥抱了稻草人

 

“现在,就算你是我的幻想,但是我还是愿意跟你做朋友。自言自语可不是疯子的权利对吧~”  

 

她殊不知,这个时候躲在灌木丛后面的艾米丽,其实都暗暗的听着艾玛的话。艾米丽开始觉得,治疗已经有很大的进步了,至少人格解离的状况,已经完全不存在了,或许自己应该继续下去。

 

艾米丽听到了开门的声音,认为艾玛应该离开了,正当她走到稻草人旁边的时候。花园里竟然开始起雾了,她觉得很奇怪,像雾霾这种天气,是不可能存在于室内花园的!除非是那个家伙。

 

她试着冷静下来,毕竟不会有人喜欢违反规则。

 

“开膛手——杰克,我知道是你。别雾隐了。”

 

“是吗,呵呵。”冷笑的过后,怪异的雾已经渐渐散去,一位英国绅士打扮的男士,身影逐渐若有若无的显现出来

 

比起第一次在狂欢里见到监管者,艾米丽现在已经镇定自若了,不会再让恐惧支配她,艾米丽绝不会让同样的事情在发生第二次。

 

“你在这里做什么?杰克?窥视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尤其对一个绅士来说?”

 

艾米丽处处小心翼翼,可还是被杰克的一句话给压住了

 

“那你呢?非法手术害死一条人命的女医生——莉迪亚琼斯,现在的艾米丽·黛儿也不过只是为了掩人耳目。现在却开始在这儿跟我这个杀人犯较量?彼此彼此吧?”

 

杰克很得意,因为他完全了解这里的每一个人,包括这个跟艾玛最贴近的“天使”艾米丽,注意到眼前人的哑口无言,目光却捕捉到了,她紧紧握着针筒,仿佛下一刻,还在沉睡的猛兽就会将他撕裂的粉碎

 

“建议你,离艾玛·伍兹远一点。伤害过她的人,没有资格保护她。”句句戳中艾米丽她的心坎,她再想一些疯狂的事情,可谁能帮助她?或许眼前的人是最好的选择。

 

“后天,庄园外那所废弃的木屋见,请你帮忙。”

 

艾米丽转过身想走却又犹豫了一会,她在担心杰克不会来如果她······

 

“关于艾玛的治疗,如果你很了解我,那么你应该会知道艾玛现在的状况有多糟。”

 

杰克望着艾米丽离开的背影,沉默了许久后,消失在了雾里,而雨也开始渐渐倾泻在庄园的屋瓦上。

 

在餐厅里用餐的艾玛发现一位身着打扮类似于军人,不应该说是有点像的男人从入户厅走到餐厅里来。他拉开凳子,仿佛没有看见艾玛一样,自顾自的用起午餐来。艾玛对这个人开始感兴趣起来主动打起招呼

 

“你好!我叫艾玛·伍兹,是个园丁。”艾玛期待那人开口却迟迟没有等到回复“请问,您不会是一个···聋哑人?”

 

那人抬起头,俩人的视线相遇都盯着对方,他仿佛在打量艾玛,拉低了兜帽,又低下头吃午饭了。艾玛见自讨无趣也就没管那么多,低下头吃饭。

 

“奈布·萨贝达,佣兵。”

 

听到回复的艾玛,一下子有了精神

 

“可以叫奈布吗!”

 

余光看到女孩那么兴奋的样子,他开始觉得这个人会不会是有多动症?奈布嗯了句,反正他不在意名称,只在意游戏带给他的乐趣和刺激。

 

艾玛还想说点什么,却看见奈布起身就走向入户厅的方向

 

“我吃完了,你随意。”

 

突然间艾玛看见奈布的身后别着的刀鞘,那是一把弯刀。看上去会不会是军营里常说的军刀?她开始对奈布·萨贝达这位佣兵感兴趣了,可能他会帮到自己不是吗?

 

“快去找他······你难道想看到天使一辈子被囚禁在这里吗?艾玛·伍兹,不应该说是丽莎·贝克。为了我们共同的天使,这一步,我们谁来做都不是问题对吧?”

 

熟悉的声音在艾玛的耳畔回荡,让她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只有他才能帮到她的天使,以及困在这里所有的人。

 

8月14日

 

今天也是格外的悠闲,对于一个自由的雇佣兵来说,或许太过于安静,我该去训练,绝对不能荒废了自己的身手。奈布撇了一眼窗外,雨从未停过,淅淅沥沥打在这所囚牢,它仿佛在为这里所有的人洗净罪孽。

 

奈布起身拿起弯刀别好以后,走出了房间,可谁曾想打开门以后,发现了那个倒在地上的女孩,那个貌似有多动症的女孩

 

“你,没事吧?”奈布走过来,很轻松的将她从地上一把拉起“你怎么会在我房间门口?”

 

出于雇佣兵敏锐的直觉,他告诉眼前的女孩贸然出现在自己房间门口一定有事情,会是什么呢?

 

“那个,奈布。我能求你一件事情吗?”他觉得的接下来的事情可能会是违背规则的大事,毕竟没有人喜欢一辈子待在这儿“请问您有办法逃出这里吗?”

 

果然和他想的一样,这个女孩应该不只是求这么点事情,或许是为了某个很重要的人?

 

艾玛见奈布没有回答,急忙上前

 

“奈布先生!我只求您能够帮助我的艾米丽离开这儿!只要她离开这个鬼地方就够了!我不奢望自己能够离开,只要,只要她能出去就够了!”

 

“那个叫艾米丽的人,对你很重要吗?”奈布开始再一次去打量眼前焦急道火烧眉头的女孩,或许她并没有自己想的那般阴暗?可能也是一个为了别人而牺牲自己的人?我,多久没遇到这样的人了?

 

往事开始在奈布的脑海里,如同播放电影一般,快速闪过,他开始烦躁起来,顾不得眼前人再三的请求

 

“不!我不会帮你的!离开吧!艾玛·伍兹!我绝对不会帮你的!”

 

遇到这样情况的艾玛心里更急了

 

“可是奈布先生!您就不想离开这里吗?!”

 

正准备回房间的奈布,愣在了原地,空气开始凝固在了俩人之间。他沉默了,而艾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生怕多说一句,就连一丝渺茫的机会都不会有了。

 

“抱歉。艾玛小姐,我,为了寻找刺激才来到这儿,所以你应该明白我意思。与其求我,还不如想想怎么求面对后天的狂欢吧。监管者可不会对任何一个人仁慈,不是吗?”

 

奈布说完后留下了呆在原地一声不吭的艾玛

 

“啧,这个男人真是冥顽不灵!走吧丽莎!我们可以考自己不是吗?就像上一次,咱俩合作对那个慈善家的事情,不是配合的很好么?”

 

艾玛没有回答那个声音,只是低着头,走向了花园的方向。或许逃出这里不止一种办法?

 

8月15日

 

艾米丽按照约定的时间,准备出发却遇到了一个棘手的麻烦——艾玛想请自己一块观赏花园,她自己新培育的花。这可让她头疼了该以什么样的借口拒绝艾玛呢?

 

等等,她突然间想起了什么,转过身,用温和的语气来跟艾玛说话

 

“艾玛,你今天不是要去找莱利先生吗?”艾玛一下子被艾米丽问倒了,急忙改口“对对对哦!那改天再请艾米丽啦~我现在先走啦!白!”

 

看着艾玛渐渐离开的背影,一直悬着心的艾米丽才感觉到一丝的安稳。不过艾玛会理解自己的,对吧?毕竟我可是她的天使,她一定会理解自己的。

 

寂静的丛林里,仿佛在掩盖什么,乌鸦按捺不住的在枝头啼鸣,满是覆盖了苔藓的石子小路,通向了最深处那所平常再不过安静的木屋废墟里。

 

当艾米丽到达的时候,发现杰克意外的还没有到达,开始怀疑起他绅士的准则到底是多么的荒谬无道?

 

“人呢?呵呵,这就是绅士?”

 

“是吗,小姐?”空气中传来了声音,云雾一下子汇聚在一块,消散的片刻是一位看似优雅无比的英国标准绅士“在下,可恭候多时了呢,迟到的怕是您吧?艾米丽小姐?”

 

自知有事求于人的艾米丽,也只好咽下这口气,到头来说还是自己迟到,理亏在先。

“既然你来了,也代表你同意帮我的忙了不是吗?杰克先生。”

 

艾米丽没有听到杰克的回复,继续说她的,不管杰克有没有听进去,帮与不帮对她来说都无所谓了,因为她已经找到了更好的人选艾玛的父亲——里奥·贝克。对于任何一位父亲来说,如果自己的女儿精神出了问题,不论怎么样,都会心甘情愿的去帮助她。

多大的代价对于一个失责的父亲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

 

“之前我在艾玛小的时候就已经发现她有严重的恋物癖,况且还存在精神分裂症的可能,现在我发现她的人格解离状态,已经好转了不少,那个稻草人你应该知道吧?那个就是艾玛未彻底分裂出来的人格。 ”

 

艾米丽边说边注意杰克的神色,那疑惑的一刹那,可是被她看的死死的,这不救表明了,他还是关心艾玛的不是吗?

 

“现在艾玛的精神状况已经有所好转了,所以我想我需要别人来帮助艾玛恢复正常。”

 

“所以,在那天,碰巧的相遇,就让你想到了我不是吗?”杰克笑着,他听了半天以后终于说话了“艾米丽女士。”

 

“是的。我希望您能用爱去让她恢复正常。再说了,您不是也喜欢艾玛吗?”杰克的脸色突然开始变的难看了,他压低了声音“你怎么知道的?”

 

“呵呵”艾米丽冷笑了一番“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哦~这可是中国的一句古话,杰克。”

 

看着艾米丽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兴许让杰克不爽,但为了艾玛,他只好妥协

 

“我会帮助你的,但说清楚,我只是为了艾玛。”

 

“好的,那么合作愉快。”

 

“哼,合作愉快吧。”

 

看来,这一次我能实现对她的承诺了,艾玛,不,丽莎······治疗好以后,我会带你离开这里,我发誓。

 

8月17日

 

新的狂欢即将要开始了,到开始前的几秒钟,杰克还在犹豫。

我这么做已经算违反了规则,会有和里奥一样的惩罚吗?毕竟他为了保护女儿,被迫签下庄园主的条约,永远为他工作······

 

那么自己又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

 

为了艾玛,付出再多算什么呢?

 

“别忘记了,杀人是一件多么富有乐趣的事情啊。杰克,对吧?”

 

那个声音,那个从小到大都在迷惑他的声音,又来了,曾经的悲剧,那个玩偶再也修不好了······不,这一次我会摆脱他!悲剧不会再一次发生了。

 

游戏开始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直沉迷于修机的艾玛才发觉,这时候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她该做什么?她不知道。生怕下一个就是自己

 

“砰砰砰···”

 

心跳如此剧烈,这是监管者在附近的征兆!不行,艾玛知道自己是最后的希望!她绝不可以输!

 

“有时候箱子,能为你带来好运。——幸运儿”

 

这句话在脑海里回响,她趁心跳声没有那么剧烈的时候,跑到箱子附近开始摸索

 

好运永远会眷顾一个幸运的人

 

“信号枪!”

 

可以防身的武器眼下不就是她最需要的吗?

 

她觉得自己头一次对熟悉的地区迷路了,艾玛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该去往哪里,迷失了方向的羔羊,会找到路吗?

 

乌鸦注视着一切,作为他的眼线,他的使者。它明白自己该做什么。黑色的旋风笼罩在女孩的四周,巨大的噪音,使得杰克被吸引了过来

 

“艾玛。”

 

突然乌鸦四处逃散,女孩狼狈的样子,他悉数看在眼里,很心疼她,但出于身份,他从未敢承认这份感情。

 

“杰···杰克先生。”艾玛开始支支吾吾起来“别,别抓我好吗···”

 

艾玛的请求,无力的呻吟,让杰克的心又软了不少

 

“你走吧。地窖就在中间那块废墟的后面。”

 

“啊,谢谢杰克先生!”

 

艾玛感觉很惊喜,每一次不管是哪个监管者从未放人离开过,可今天偏偏杰克却放过了自己!正当她想要离开的时候。

 

她看见了那个在与什么做斗争的杰克,面目狰狞的样子,让她害怕极了,忍不住走上前去

 

“杰···杰克先生,您没事吧···”

 

反被杰克吼了一声

 

快走!这不是你该停留的地方!”

 

“可···”

 

“快离开!不然我下一秒可能就会杀了你,知道吗!”

 

“不!”艾玛哭着跑向了杰克,一把搂住他的腰。此时的杰克也意外的安分下来“先生,我不会离开您。”

 

“艾玛···”杰克半蹲下来伸出手“艾玛,你愿意嫁给我这个杀人不眨眼臭名昭著的开膛手——杰克吗?”

 

“我·····当然愿意啊。”

 

 

 

俩人相拥在一块的场景,不就是8月17日这一天最令人高兴的吗?

 

七夕节快乐W,就偷懒吧!过程不写了!我累了!

犯罪前科资料

丽莎·贝克

 性别:女 共入狱五次。

第一次因打断某位著名“慈善家”的左手,入狱三个月,后被保释。第二次因误伤某位‘臭名远扬’的歌姬,入狱一月,后被保释。第三次因砸坏了格里尔街道的甜品店,后入狱一星期,被保释。第四次因涉嫌与某位西部牛仔拐卖少女,入狱,后经查证只为帮助那位少女逃脱一位神经错乱,打扮酷似侦探的男士。获得表彰——优秀良民。第五次因多次搅乱巡捕房搜捕‘开膛手杰克’入狱,一致被怀疑为帮凶,后得知,她其实只想帮忙,总适得其反。被判为轻微精神病,法官判定不追其罪责,后入精神病院治疗。

世界上的小学生哟!你真够厉害哟!我怕死了?呵。黑粉。杰佣有你这种人都是丢脸。呵呵,打这么多标题你怕不是怕没人看啊?凑热度开心吗?怎么是没人关注你,所以搞点事情惹点名气?

jieyongwansuijieyuanshabi:

杰园杰医傻逼们闭嘴
我们杰佣官推我们骄傲我们nb
辣鸡傻逼杰园杰医

犯人的资料,杰克参考了历史上真实开膛手,丽莎天马行空。

开膛手杰克:
性别男
出生年月不详
作案手法:用小刀或匕首,将受害人尸体从腹部剥开。
受害人:多以妓女等不珍惜清誉,专门迫害别人幸福家庭的女子
最近一次作案手法于1920年3月4日,尸体被人发现,旁边放着一具烧焦?的稻草人以及一束蓟花。经法医查证死于利器,类似于开膛手杰克的手法,死于凌晨一点整。
传闻:据说他曾经也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后其母背叛其父与其他人私奔……据说他的眼睛异于常人,鲜红色的眼睛,也有人说他是吸血鬼。

红色的眼睛?吸血鬼?那家伙给的资料到后面真是匪夷所思,接下来的纵火犯又是什么样的呢?

纵火连环杀人犯
性别不详
出生年月不详
作案手法:用麻醉剂使犯人昏迷,之后将其打扮成稻草人,用十字钉将犯人的手脚钉在架子上,总喜欢询问犯人同样的问题“为什么要背叛他呢……”不管答案任何都会被点燃,焚烧殆尽。
受害人:类似于律师,妓女,舞女,歌姬这样的人。侵害他人财产,破坏他人幸福的人,与开膛手拥有一样的标准。或许正证明了纵火犯与开膛手合作的罪证。
最近一次作案于1920年3月4日,尸体被人发现,旁边放着一具烧焦?的稻草人以及一束蓟花。经法医查证死于利器,类似于开膛手杰克的手法,死于凌晨一点整。
传闻:可爱天真的人,其母弃其父而去,与一位“上等人”结婚。成长在不知名的孤儿院内,据说曾经被送进精神病院随后转进疯人院。有人说他的眼睛是绿色的,有人说她的眼睛是红色的,所以无从知其性别,无法证实其年龄。

稻草人…有趣,头一次见到这么特别的手法。可惜了,是个与开膛手一样经历的孩子。英国果然是创造罪犯恶人最多的地方。呵。